Krz

Krz

Krz

 
   

「马耳东风」信息汇总

因为设备限制,初版使用中文Vocaloid制作,暑假会完成唱版。 

曲目试听和部分曲目的PV将在之后的一段时间内逐次提供。

 

※ 感谢@Kimi提供《一夜独白》的词作,感谢@微凉提供高质量的曲绘。

※ 谨以《β受体阻滞剂与星辰》不自量力地向Kan R.Gao的游戏作品《To The Moon》致敬。

 
 

专辑发布地址:【http://www.xiami.com/album/2100345430

B站宣传PV发布地址:【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570165/】 

 

2016 Kevinz Album 「马耳东风」

 

 

 

——曲目列表——

 

 

【CD】

 

#1 Legend Writer –Musical Introduction–

#2 人偶群戏

#3 风霜断面

#4 一夜独白

#5 笑点

#6 Snowy Night

#7 β受体阻滞剂与星辰

#8 19

#9 Destination

#10 可视化

 

 

 

——文案——

 

 

#2 人偶群戏 [Lyric|Compose|Melody|Vocal|Mix/Kevinz]

「某月日游赫里克光辉空中穿行 / 某月日同埃瑞斯商论爱与和平 / 某月日我们恋慕并钟情 / 从此世界 / 永得安宁」

开篇曲目,没有段落和章法,充满暴力和混乱,在安定与不安定之间来回摇摆。要表现的无非是夸张扩大化的爱欲与妄想,因此借由温暖的旋律和紊乱的秩序表现同一事物极端两面的冲突和违和。

虚拟与真实,放恣与妥协,诚恳与欺哄,爱与虚无。这是一个人的人偶群戏。再加上观者,仍然是一个人。

 

#3 风霜断面 [Lyric|Compose|Melody|Vocal|Mix/Kevinz]

「我本跋涉千艰万险冻地炎群曦盏换星芒 / 却只见木纹次第撰写这绮丽炎凉 / 抑或用尽这一生颠沛跌宕 / 刻画心字形状 / 最终燃尽那刻定明亮似个彼方」

各式花样的情感渐次滴进温热的清水,蔓延开来,舒展开来,稀释开来。从无所畏惧变得无所谓,有时仅仅需要佐以时间。

隔着一座不碎的窗,相视,对话,微笑,告别;再次相视,熟练对话,不自知微笑,习惯性告别。世界不缺旅人。在风霜整齐的断面上,无数个深刻的印记彼此镶嵌,最终成为无意义的纹理。而凛冽和凌乱的尽头,终究大概会有一座休憩的港吧。

 

#4 一夜独白 [Lyric/Kimi &Compose|Melody|Vocal|Mix/Kevinz]

「呆想你往后生活亦是幸福美满 / 妄想你还会念得这旧侣伴 / 可惜我仍痴傻地固执非你无一可替换」

专辑里唯一一篇他人的作词,波澜不惊然而句句戳心。作编曲没有采用常见的套路,而是如同一个极为平常的故事一般,自然地开始与结束,自然地记住与遗忘。

一夜独白,一夜白头。

 

#5 笑点 [Lyric|Compose|Melody|Vocal|Mix/Kevinz]

「有人曾跟我说过 / 你要相信 / 聚了散了谁都有自己开阔旅程 / 他笑着说这话 / 笑得 / 痛不欲生」

风轻云淡的曲词,纯粹的吉他伴奏,像白纸和铅笔画那么简单,又带着一点感同身受的惆怅。多少人都曾歌颂离别伊始的感动和不舍,却忘了它终将会成为一个茶余饭后的笑点。

你要相信,你要记得,借着浓稠的感情,他们不惜使用如此斩钉截铁的词句。然而最后这一次,没有人开口,所有人却比之前都记得更牢。

 

#6 Snowy Night [Lyric|Compose|Melody|Vocal|Mix/Kevinz]

「谁将真心说漏 / 不是用无关口吻淡淡一述 / 而我却听懂 / 落雪音仍兀自嘘簌 / 如你清浅吸呼」

我还记得那天的雪下得很漂亮,你就在那盏小小的路灯下等我。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那样一个下雪的夜晚。不一定是伴侣或爱人,却永远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就这样慢慢地走下去,就算在很深很深的夜里,也不会迷路。

 

#7 β受体阻滞剂与星辰 [Lyric|Compose|Melody|Vocal|Mix/Kevinz]

「我回头看见来路层层叠叠彼此纠缠 / 须臾婚典中花瓣 / 刹那就泥泞万千 / 我跌撞辨不清你缘何笑得寂寥无端 / 那秒钟亦真亦幻 / 相伴也同时擦肩」

写出这样一首歌的灵感,来源于一名老人“去月球”的故事。

为了实现梦想而抹弃了梦想的缘由,究竟是对是错——这并不是简单的是非题。我在两个时空中遇到你,当它们终于彼此重叠的那一刻,个中情感也只好如同一个美丽的悖论。

 

#8 19 [Lyric|Compose|Melody|Vocal|Mix/Kevinz]

「像河流穿越万水千山 / 汇聚后总会欣然尽然 / 像蜗牛终究抵达金字塔顶端 / 把一切都俯瞰」

写于高三初始的一首浅淡又有些许励志的歌曲,没有什么华丽的旋律,却是对过去年少青稚的挥手致意。

这是一个新的开始,从这一天起,你会愈发自由舒展地成长,如同一艘船终于泊岸后又再度启程。那些属于少年的字眼,也终会慢慢地长大。

 

#9 Destination [Lyric|Compose|Melody|Vocal|Mix/Kevinz]

「在每个不眠夜里 / 谁跌下崖底 / 谁又蓦地燃起火炬」

那些旁骛,大概是降生在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曾经设想或经历过的吧。

你站在无边无际的星空之下,单薄的衬衫灌进风与银河。浓云里写满密布的世界准则,混合着每个人翻涌的迷惘与彷徨。它们如同鲜明夺目的坐标。

然而,你终将看到星辰被暖和的颜色隐去。你终将回头,扛起摔在地面的重剑。你终将等到雾散云开,随后拾级而上,走入青色的云端。一阶一阶,一步一步。你终将抵达粼粼于不远处的光彩。

 

#10 可视化 [Lyric|Compose|Melody|Vocal|Mix/Kevinz]

「总不知牵绊是否可视 / 却渐渐学会细腻真挚 / 我转过身每朵虹彩相互针织 / 于你眼中骋驰」

这是一首写给温暖的小集体的歌曲,纪念一起乌托邦式奋斗过的那些日子。

或许很多人拥有相同的经历,某个小小的人群,从逼仄瑟缩到慢慢融合,最终成为生命中无法抹去的部分。它们珍贵得无以复加。也许那样的日子终将远去,然而相见时只消一个对视,便足以重新牵系,在彼此心底鸣起辉煌的鲸歌。

 

 

——全辑歌词——

 

 

#2 人偶群戏

 

我缝合你的眼睛

再逐帧撕扯开表情

餐叉豁碎喉管混合支离褶皱的黏腻甜腥

记忆彼此裁陈出新

汹涌光影却提纲挈领

我置身促狭屋宇鸟瞰前来时衢径
 

某月日游赫里克光辉空中穿行

某月日同埃瑞斯商议爱与和平

某月日我们恋慕并钟情

从此世界永得安宁

我致力捕捉你每刻精准身形

致力看破与猜透与戳穿与洞悉

浊者自清

我了解你明白我知道你懂我作何意义

没因果也没关系

我只需要思考几分钟后下处目的地

而不需要思考你在哪里藏匿

 

全世界滂沱轰鸣艳羡与妒忌

翻涌于我们齐肩走过斜花街半里

沸腾日食下剧烈拥吻颤抖的气息

席卷出风球坎壈坠地

无常蛇与猛禽竞相撕扯神经

黑色格林道上密麻嵌满深浅刀柄

自此他被关入海底由波塞冬囚禁

时常呼念我姓名

我自可感应
 

你执着地渗进我每一寸肌理

空气中塞满我们正心照不宣游戏

视线中充斥净尽繁芜迷幻和麻痹

被反复堆砌 自成一体

我奔跑时世界开始满目疮痍

恶魇开出花朵渴饥孢种八方流溢

脑壳中爬满爪印一步一步在紧逼

共振着局促血脉偾起

 

「就这样吗?就这样吧?」

一个人构建出喧哗群戏

我猜测这一次你也无须再有迟疑

灵魂附着的这具逐渐溃灭的躯体

就如同初生时我们都彼此来不及…

 

#3 风霜断面

 

谁未曾理想 踏尽命途亦可得敝帚珍藏

迷津片段若相遇亦可是陌生眉眼跌撞

谁又用心以一苇渡航 空收集一方沉塘

繁复命运仍可巧妙化简分割断裂消亡

 

任生命 无序抑扬

雾中仍八面方向

冻雨击破头颅几次才可退后虑想纠集繁杂过往

 

我本翻越千重万覆高山深渊身亦遭重创

失意是陌路只一扇通透不碎窗

却无端恋上其中周遭莽撞 如冰山中火光

凭此谁又不可深入荆丛割遍体伤

我本跋涉千艰万险冻地炎群曦盏换星芒

却只见木纹次第撰写这绮丽炎凉

抑或用尽这一生颠沛跌宕 刻画心字形状

最终燃尽那刻定明亮似个彼方

 

谁未曾理想 踏尽命途亦可得敝帚珍藏

迷津片段若相遇亦可是陌生眉眼跌撞

谁又用心以一苇渡航 空收集一方沉塘

繁复命运仍可巧妙化简分割断裂消亡
 

任牵绊 逻辑未当

未来仍隐约可望

只是那注定的若了悟结果又如何经历而无杂想

 

我本翻越千重万覆高山深渊身亦遭重创

失意是陌路只一扇通透不碎窗

却无端恋上其中周遭莽撞 如冰山中火光

凭此谁又不可深入荆丛割遍体伤

我本跋涉千艰万险冻地炎群曦盏换星芒

却只见木纹次第撰写这绮丽炎凉

抑或用尽这一生颠沛跌宕 刻画心字形状

最终燃尽那刻定明亮似个彼方

 

我本停驻丹蔷花海恣意轮舞尖刺间放旷

又有绝美幻象邀我共享这鸩酿

用曾时构建过简易乌托邦 换刻庭暖花香

便算风中耳语也渐变温热悠扬

当极夜降至旖旎这刹风光 或建架草收场

谁难得凭真实感想领意念疏狂

我仍可笑容天真不动声响 舐温血以弥伤

凛冽凌乱尽头或有休憩眠月港

 

#4 一夜独白

 

房间里不开灯却开窗任凭冷风打进

街外行人零零散散衬得霓虹灯好孤单

是不是也同我一人独做梦

空虚似永不被填满

 

酒灌进发冷的空壳只是有胆量想你一点

懦弱的连哭都没了力气

想笑嘴角又僵硬不与配合

是不是该嘲我活该深情至极都落得下场多难堪

 

呆想你往后生活亦是幸福美满

妄想你还会念得这旧侣伴

可惜我仍痴傻的固执非你无一可替换

望后世人不以此深情作模范我便不疚心安

似一夜白头痛灼心扉早经数年苦短

何人赠我如此寂惨

 

你是我的秘密我一直摆脱不掉

或我是你一直想抛弃的废物

你不要再教别人品尝这种苦

一切从离开我时落幕

 

#5 笑点

 

他们轻轻地笑了

过了那么多年谁都认不出谁

安上眼镜剃了胡须俨然知识分子姿态

没结果那场雨天球赛

旅馆里打到深夜的牌

都被收拾好 扔进时间口袋

 

我们匆匆地走了

过了那么多年谁都无话可说

半两白酒几碟荤菜就算清少年时代

谁潦倒在天桥等东天泛白

谁梦想被现实一笔篡改

我们似乎都 看不清楚未来

 

所以我忘了为什么发笑

那些旧词汇我早就已经听不懂了

所以我忘了要怎么纪念

因为你提起的名字我早已没印象了

他们过得好不好 谁知道呢

我们连彼此怀念的方式都忘了

冬去春来 天南海北

我们连黄昏也错开

 

我们无声地散了

正好也省了那些无谓的感慨

就像无声地相识与欢聚与淹没人海

成长只在一瞬间完成

终于失落也都变期待

可惜这都是 最温柔的释怀

 

可是我为什么突然失落

那些课上传的纸条我明明早就扔了

可是我为什么突然难过

你的请柬到了我不是应该高兴的吗

有人曾跟我说过 你要相信

聚了散了谁都有自己开阔旅程

他笑着说这话 笑得痛不欲生

而我只是没搞懂时间埋下的这个梗
 

而我只是不愿搞懂时间埋下的这个梗

 

#6 Snowy Night

 

要路经几座结雾的路口

才能于乱雪中相逢你笑容

夜色何其茂盛那场深冬

在这刻却惹鹅绒色萤火翔舞

要偷舐几次剜心的疾痛

才终于揭肤叛开乖戾懵懂

那日灯火竟分外剔透葱茏

执拗镶嵌于你清珀眼瞳

 

并肩看过樱雪千重

也看过彼此对笑那时阳光多浓

早开的霞彩如泼墨于天空

你突然扯起我的手

以擦去不小心溅到的那一块为借口

 

我曾跨越一座宇宙 寻暖友却恋上冷酒

而今任凭更深露重 怀抱仍坚实而轻柔

谁将真心说漏 不是用无关口吻淡淡一述

而我却听懂 落雪音仍兀自嘘簌 如你清浅吸呼

 

要翻阅几场铭心与刻骨

才能于落雪缤纷中再相拥

彼岸过客或许来去急匆

却仍是一生中只一次的礼物

「——你是否愿意留驻于此处?」

谁先开口似乎也不致突兀

游园时那册重过时光相簿

或许还于岁月中静摆渡

 

缘何经受寄身孤独

仍觉三生有幸能同你共浅抿祉福

相伴是猝然太贴肤的礼物

如习惯极夜奔波后

突然某天狂风骤舞中海面涌起日出

 

我仍与宿命相追逐 走过数千里险滩涂

云雾相互蒸熨吞吐 织一簇星海归家路

憾恨抑或踌躇 都在彼此目光中褴褛消倏

而阳光踏足 在你脸庞梨涡深处

 

当你还未尽然蜕化成熟 还未尽然习惯宽恕

还在挣脱还在嘶吼 还在零时黢夜迷途

白日焰火飞腾升空 雪花逐寸聚成锐锋

待你劈开破晓蜃风 我也便存在得恢弘

 

愿你从此不再苦痛 看世界如不醒美梦

山河次第响起歌咏 千条花街燃开烟虹

灾厄无始有终 愿我们片刻不休浸沐春风

万亿年云涌 也可笑谈于伊始处 共忆当年心路

 

#7 β受体阻滞剂与星辰


一转眼逃过多少年我还嵌在这空房间

馥郁的感知逶迤着爬行在破旧时间线

解构与架建都是显像管里断续的残片

愿我驻定这梦境月球上燃第一抔火焰

 

或藉由契机仍能寻回游园观星那天

却遗失时间票根与久远更远青稚侧脸

他等待邻星来访此端彼端一千零一年

愿你在通晓之前之后择一可酣然安眠

 

我祈你终归抵达每座灯塔矗立的彼岸

也能彼此簇拥光线兴高采烈目色交换

遗落于真实那些片段都折进纸间裁线

从此我们所睹见是初阳拔地辉煌诗篇

 

他在最后那刻填进逐寸褪淡的执念

你忘记一切同指令中伙伴将星流俯瞰

人们在烫金长桥上聊起从前拍出鼓点

何其庆幸世界可反复重写一遍又一遍

 

然而最后一秒回望时你笑得多温暖

就如夏日初慕恋 昏黄灯光旧影院

以及某一段流光翔翩南风过境的夜晚

目光所及的星天 目光不及的明天

 

我急忙寻回埋在土壤里交错时光伏线

愈拼命试图看穿 愈万物沉默无关

残存梦想植根浮离于我视界苍莽彼端

多疲多痛多不堪 多彩多美多耐看

 

他们肩并肩嬉游穿越闹市街巷和童年

寂寞和不安次第揉进雨点轻易就打散

沿途好景里分享玩具火车与美味三餐

口袋揣满发光理想在同一片夜空入眠

 

记得嘉年华那天星辰分外夺目耀眼

悬崖风吹过那名少年手中背包和衣衫

这孤独风景本美如宇宙群星赴向盛宴

我却为何险些放逐眼泪坠出脸颊边缘

 

我数清多少灯盏毕剥于银海中缱绻

看尽光芒的棱边 听懂星群的语言

却忘了在某个时空中我们曾一同悠闲

茂密年轮中谈天 掌纹共目光绘线

 

我将生途走完带着观者不掩饰的艳羡

拢一捧月华饱蘸 涂抹风铃与屋檐

「感谢命运感谢神祇感谢众生允我此恋」

樱花飓风里相看 我称之幸运圆满

 

从何时记忆水路开始断裂开始封锁开始改变

凛冽日光缝隙生长出成片青色橄榄

是否有什么掷地应声粉碎在那夜海渊

不然为何每当敲响琴键 乐谱标题都擅自消湮

 

你还记得吗 何其短暂的久远

人生第一句诺言 穿越阻滞的区段

如同冰封深海底涌起滚烫新鲜的烈焰

如夤夜星云飞散 如雨后蛩声唱遍

 

我回头看见来路层层叠叠彼此纠缠

须臾婚典中花瓣 刹那就泥泞万千

我跌撞辨不清你缘何笑得寂寥无端

那秒钟亦真亦幻 相伴也同时擦肩

 

#8 19

 

多年后还是回到最初起点

亦步亦趋绕几个圈

用尽青春挥霍久违绚烂

作别狂欢

褪去轻狂和太恣意的勇敢

学会习惯每个逐渐

珍惜每一次不凡的平淡

也不简单

 

像沿途停靠的航班

一路向前为一个祈愿

像未尽的灯火一盏

凭风吹雨潋 不曾止燃

像河流穿越万水千山

汇聚后总会欣然尽然

像蜗牛终究抵达金字塔顶端

把一切都俯瞰

 

毕竟天真总会愈行便愈远

无惑无怨无需多言

若还能衷心笑得清浅

便不需叹

未来预想图中骄傲与斑斓

执拗着将故事写完

那些小人物虽各怀心愿

却仍并肩

 

像桀骜的灵魂一般

拥有最澄明的纪念

于冷烬间燃起火焰

换一次轰烈的涅槃

风轻云淡缄默轻看

当终于无惧残忍时限

用一生追问后再不必贸然改变

便也灿然无端

 

#9 Destination

 

我们降生在这无主地上

自玫瑰刺林中好奇张望

他们佩起婚戒步入殿堂

而某处却骤然响起明枪

 

「因为放不下过去而前行?」

「因为舍不得将来而逃避?」

在每个繁星扑朔的夜里

谁选择不辍流离

 

「……我们从何处来?从此要到何处去?」

「我们如何定义?——是否存在着命运?」

多少人试图看透的浓云

世界只是侧耳倾听

 

可就算我常常辗转难以入睡

就算我常常叹息或佯装无谓

我仍能记得自己还记得

把眸光擦得澄明深邃

 

裹住双脚是旧日的懊悔

蒙住双眼是未知的困畏

Destinations * 3

但我们为何交「今日」予惶惑

理想是近未来的快活

Destinations * 3

悄声的曙色

 

「旅行的终点其实并没那么重要」

总有人一边说着一边竭力奔跑

慢慢地我们忘了去寻找

身边周遭暖洋的笑

 

我们执迷得太多以至忘记了航标

花尽时光在枯萎的星宿间飘摇

何妨趁这世界宽阔寂寥

自穹顶极光之下舞蹈

 

我们仍有呼吸与心跳

至少还能祈祷或起跑

Destinations * 3

你是否愿意坚定地走下去

或许我们都还没离去

Destinations * 3

这奔波长旅

 

有时彷恐剥离 有时绝望深信

我们都有同样的际遇

在每个不眠夜里

谁跌下崖底 谁又蓦地燃起火炬

 

我们体察过极夜的荒凉

也曾固执己见遍体鳞伤

可任凭每个人都身处泥漳

却仍竭力各自放出微光

 

「算了吧让过去承载梦想」

「算了吧让未来贮藏理想」

但过去的未来中溢彩映像

是此刻该努力的模样

 

就将过去当闪亮徽章

就把未来作辉煌榜样

Destinations * 3

我们都是迷子 仍在路上

却能彼此拥抱与鸣掌

Destinations * 3

看烟火明亮

 

#10 可视化

 

我如此陌生地听清你的名字

在首次相逢那间逼仄厅室

他们饮酒时我尚未清楚辨识

浩瀚眸光如何反复牵系起彼此

 

谁愿俯察一枚灰暗缄默浪子

再不厌叙写几段绮丽短诗

正如副歌素材总鲜亮而精致

欣乐时光往往葳蕤于共手那时

 

一段故事咏颂得自知

一场际遇撰写到眼湿

而你笑得毫不带矜持

在最末那刻相拥于咫尺

总不知牵绊是否可视

却渐渐学会细腻真挚

我转过身每朵虹彩相互针织

于你眼中骋驰

 

用玉米饼拼凑起一座向日葵

大盘鸡总有几圈土豆堡垒

鸡排总习惯沾满身咸味辣味

再于几张小小的方桌四处巡回

 

谁能构想出最完美拍摄机位

谁能对着瓶子不犹豫地吹

谁天明前自认寻出的剪辑最绝美

却迎着太阳毙在清晨朗风幽微

 

一次乖戾暗颓到疚悔

一次长旅沉默到沉醉

而我执拗寂夜中低飞

或只为致谢每次手轻挥

无声陪伴过冬去春回

并肩也美如迟暮暖晖

我记得每次寒暄时你的目眉

都笃定而明媚

 

一场谢幕落寞到落泪

一刻别离却如此般配

最后那日夜何其疲惫

直至忘记既定的哀乐喜悲

我们褪下踌躇与暌违

敞开久未赤诚的心扉

而那一刻谁顾烫泪竞相坠毁

温热敞亮怨怼

 

而我知每度记起旧时那年岁

都肯问心无悔 



 
 
评论(2)
 
 
热度(9)